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纯文字D之60 九江与石钟山

2023-06-13 08:47:06 588

摘要: 李白才高八斗,可在黃鹤楼上却对崔颢谦虚了一回,崔颢存诗不多,在《全唐诗》上只留得六七首,其中还有一首,“家临九江水,来去九江侧。同是长干人 ,生小不相识”,好诗!看来崔颢拼掉李白并不完全是运气和超常发挥。 九江北扺长江,东靠鄱阳湖,南倚庐...

李白才高八斗,可在黃鹤楼上却对崔颢谦虚了一回,崔颢存诗不多,在《全唐诗》上只留得六七首,其中还有一首,“家临九江水,来去九江侧。同是长干人 ,生小不相识”,好诗!看来崔颢拼掉李白并不完全是运气和超常发挥。

九江北扺长江,东靠鄱阳湖,南倚庐山,着实是个好地方。陶渊明是九江人,他退休生活时所写的“釆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南山是不是指庐山?

九江历史很早,秦始皇始设天下三十六郡时,它就是其中之一,战国时它是吴,楚的界端,古称柴桑、江州、浔阳,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,三国周瑜在此练水军,孙权蜀吴联盟抗曹的决心也在此下定,诸葛亮吊丧来过这里,元末陈友谅和朱元璋“闹九江”,起初还把朱元璋打得逃上庐山,同是农民起义军,最后却像现在大佬间的合作、竞争、并购,看谁笑到最后。李烈钧反对帝制讨伐袁世凯在九江湖口振臂一呼,天下响应,曾国籓的湘军为了切断南京与武昌的首尾响应,也是在这儿和太平军反复争夺。

虽说如此,但我还是认为九江是属于诗,属于水,柔软细腻,婉约如城内甘棠湖边洗衣女人的蓝碎花围裙。丰子恺池说九江清洁整齐,男女仪容端正极少有奇形怪状之人。确实,九江比江西其他城市要明亮纯净,一方面江边多风,二是城内多湖,视野开阔。男女相貌我没有细究,也许是九江处江西最北端(隔江就是湖北的黄梅县),南北交往多,而相书上说“南人北相”“北人南相”皆是富贵美丽之人。

第一次去九江,我是从武昌来,穿过大別山区,卧铺车过了九冮长江大桥就把我扔下了,已近子夜,北风怒号,黑漆漆不知身在何处。我在高速上往回走,小心翻下护坡,那些年治安不好,我又带着很多行李,双手拎不下,要命的是还有隔离带、防护网,我只好一次次在马路上来回往亮处移,看到出现几个陌生人,我马上跑进了加油站。现在每想起年轻时的辛苦经历,我喉咙里总会发出点“呵呵”声,不知是满足还是庆幸或是不屑?

高中毕业时有位各班同学,自感升学无望,就去沿途卖菜籽,到了九江长冮边上,见滔滔江水,念天地悠悠,怆然泪下,于是立马回家复读,第二年就考上了。他现在是我好朋友,俩人的老婆还是同事,我们现在都好,只是人到中年了。

庐山自己太太太有名,管委会也有很高的行政级别,不能算九江景点,那只能是石钟山了。

石钟山在九冮以东二十里,鄱阳湖汇入长江的右岸,属湖口县,你若自G56东来,在湖口下高速五公里就到。刘禹锡说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”也不全然,石钟山不高,只有六十米出头,也没有仙,但长江下游皆平原,江边无高山,所以我说“山不在高,稀奇就灵”,马鞍山的釆石矶,南京的燕子矶,南通的狼山,镇江的金山,焦山,北固山莫不如此,位置很重要。

石钟山不高,但可南眺烟波浩瀚的鄱阳湖,北望长江滚滚来,能看见江湖交汇处的清浊分界线,或者乘船过江去对面湖北,阅江北风情,看江心洲上的白鹭齐飞,看长河落日。登顶把酒临风,数千年往事齐上心头,或喜洋洋哉矣,心境因人而异。

石钟山也很小,只有三百亩,但很精致玲珑,山上有道观,御碑亭,有清军水师忠烈祠(内有道士看相问卜索香火钱,没有仙风道骨,倒有翦径之士风骨),有水师提督府。

说起提督府,就得讲彭玉麟,彭能文能武,字画俱绝,尤擅梅花,人称“雪帅”。彭是湘军水师的创建者、中国近代海军奠基人,彭玉麟不治私产、不御姬妾,既是悍将又是儒将,近乎完人。他驻节石钟山,率水师夺湖口、攻安庆、克天京,和曾国籓,左宗棠并列为同冶中兴三名臣,或许他主要是在军事部们工作,故名气不比后两者。

石钟山因山似钟而得名,也有说因江水冲入底部石隙能发出金石声而得名,为世人知晓则来自苏东坡的《石钟山记》。

苏东坡也曾“浔阳江头夜送客”,那年送儿子苏迈也到了湖口,因为他当时贬黄州团练副使,儿子去上任德兴尉,而湖口正处两地中间。苏学士才高气傲,尽管他也分不清黄石赤壁和蒲圻赤壁,在《念奴娇.赤壁怀古》中只有含糊地说古垒西边,“人道是”三国周郎赤壁。这次到了石钟山,爷儿俩要露一手了。

晚上爷儿俩雇船到了石钟山底部,认为石钟石发出声音不仅仅是“微风鼓浪,水石相博”,还有风吹过两山间,中间有抉巨石作簧的原因,于是嘲笑郦道元的简略,李渤的浅陋。

苏大学士豪放不输李白,说什么那夜“大石侧立千尺,如猛兽奇鬼,森然欲搏人;而山上栖鹘,闻人声亦惊起,磔磔云霄间;又有若老人咳且笑于山谷中者,或曰此鹳鹤也”,黑暗的空山中,老鸦在怪叫,又有如老人在干咳干笑,确实让人怕怕。

苏东坡也是全材,他不仅诗、词、散文、书、画“五毒俱全”,佛、释、道也俱精,而且还是美食家,I比王维还超能,更是个乐天派,被贬岭南时还自嘲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㱓南人”。

苏东坡赶上了文人的好时代,欧阳修提携他,曾巩是好朋友,又跟着司马光死磕王安石变法,而王安石在他有难时又为他开刷,多么生猛的年代!

石钟山困“苏仙”而出名啊!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